yamada-Arashi

想拉个郎,马天宇×山田凉介大概友情暧昧向吧

大纲:某日本机场,宇在查看线路信息,匆忙的涼不小心撞到宇,并把两人的行李弄乱了,由于赶时间还拿错行李
         交还行李,两人有了初步的交谈
      
    过不久的一次休息日,涼在咖啡店等圭人时,发现宇站在蛋糕柜前选蛋糕
       在圭人来的时候两人就聊得不亦乐乎
然后三人度过了一个愉快的下午
这时都不知道对方都是混圈的身份






啊!!!啊!!!妹妹恋人太可怕啦!昨天晚上刷B站的时候,刷到了妹妹恋人的一版making,看了十几分钟,然后就关掉睡觉
           重点是做了一个润×我15R的梦,啊!!!有点小刺激
       做为一个A团偏绿担,跳团偏红担,看了好几个晚上的ALL雅、ALL涼、ALL二、ALL润、ALL翔、山风无墙和j禁文,都没有做过H梦的我
     居然做了一个润×我15R的梦

【海风】肆

简东平视觉      be     剧向+脑洞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就这样,我一有空就来医院陪他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在期间,我真的越来越被他吸引了。

       怎么可以有这么好的人呢——会写诗,能作画,还弹

得一手好琴,不仅如此好看……啊~啊~啊~快醒醒啊! 

简东平!他跟你一样是个男的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个男的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男的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的!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!   

      话说回来,三个月时间说长不长,说短也不短,可

是他一直没有告诉我他的名字,我只能用他的笔名——

海风,来称呼他。

【海风】叁

淑女之家   简东平视角  be   脑洞+剧向    无关真人

        在我考虑着之后要怎样安顿他的时候,被叫进老总办公室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我在老总办公室里呆了半个小时,在这半小时内,我老总夸了我父亲20分钟,5分钟喝水,剩下5分钟告诉我升我为编辑,还让我主管一个专栏。最后临走前跟我说,让我今天早些下班去庆祝一下,还有替他问候一下我父亲。

        我满脸微笑的说:“好,好,一定会的。”之后离开办公室,在关上门那瞬间我收起了笑容,在转身那一刻我又扬起微笑。

         在这种大家都心照不宣的情况下,装装开心也没什么不好。

         我带着微笑走回我的办公桌,一边收拾我的东西,一边对祝贺我的同事道谢。然后把收拾好的东西搬到我的新办公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 在摆放好我的东西后,我又赶去医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赶到他病房时,他还是没有醒,我也很有耐心地坐在旁边,看着他,等他醒。

         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,他开始含糊地喊着:“小雨,快走,不要管我,快走,小雨小雨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 喊了一会,就变成“水,水……” 我连忙倒了杯水,把他扶起,一边喂他水,一边喊医生。 

         医生到的时候,他刚好喝完水。之后医生帮他检查了一下,确认没有什么内伤,只是外伤需要住院两三个月。

【海风】贰

淑女之家  简东平视角  be    脑洞+剧向  无关真人

         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,我发现我穿着那件衣服睡了一晚。我又抓狂了,不是因为我洁癖,而是明明我是洁癖,却可以忍受穿那件衣服睡了一晚,并且睡得很熟。
          在我快要崩溃时,突然想起昨晚太着急,忘了问医生他的状况。然后潦草的洗了个澡,换了件衣服,把那件带他血的衣服藏好,匆忙赶去医院了。
         当我来到他病床前,发现他身上的伤口都包扎好,却没有醒的迹象,就向医生询问他的伤情。
        医生告诉我说,他的伤是外伤,之所以不醒是因为太累了。听到他伤得不是很严重,就放心了。
       回报社到打听一下昨晚的事,知道了昨晚警察抓了几个打手,然后回到巷子,发现找不到我们,就潦草地写了打手的口供,把他们关起来了,说要关个几天的。
      

【海风】壹

淑女之家  简东平视角  be    脑洞+剧向  无关真人  





        第一次见他的时候,我还只是报社一个无名的小记者。每天起早贪黑的在上海各个角落挖掘新闻,写写自己爱写的文章。

        那天,我在百乐门的后门蹲点看能不能挖到好的新闻,从早上一直呆到晚上都没有什么新发现,刚要走就听见追赶声,连忙地躲起来。看见他拉着一个舞女跑过,后面还追着一群打手。

        刚跑不远他们就被打手追上了,他把舞女推开,自己挡住打手们,错乱中他被打手击中后脑勺,昏倒在地。

        舞女跑了,打手把气撒在他身上,我看不过眼,悄悄从另一个巷口出去把附近的警察找来。

        警察把打手追得满大街跑,顿时整条巷子只剩下我和他两个人,我走到他身边,用居高临下的眼神扫视着躺在地上满身伤痕的他。

       我从未见一个人可以像他那样,满身伤痕、狼狈、大汗淋漓却显得妖冶至极。真想不明白,刚刚那些打手怎么下得了手。

        然后,我蹲下来把他背起,将他送到附近的医院。转身要走时被一护士拉住问:“你也一身是血,用不用也包扎一下?”

         我说:“我没有受伤不用包扎……”才发现我整件衣服都脏得要死,有他的血,他的汗,还有泥漬。

         我心想我不是洁癖吗?为什么我能忍受得了他那么脏,还背在身上?

        不知不觉地回了家……

      


【海风】 序

淑女之家,简东平视角,be



我叫简东平,是一名报社编辑 。我父亲是一位非常有名的律师,因为他是上海最有舆论价值——淑女之家,沈碧云的私人律师。

而我与他的一生都是栽在这一家人手里的。






今天家里的地方台在重播    淑女之家,刚好看到结婚那场

看到简东平早上因为周瑾弄脏他衣服非常的生气,而晚上却可以照顾喝醉吐了一地的苏志文~~~

脑洞就大开了~~~啊~

如果简东平一早就认识苏志文并且喜欢上苏志文,只是其他人一直不知道呢~